东北浪妇06

    俺在家陪着闺女住了一晚上,转天下午,俺往县城里找批发商杜明,別看他才三十来岁,可却是俺们这一带数一数二收发山货特産的。俺本钱不多,批货量就小,又想低价进货,一般批发商根本不批,只有杜明肯给俺,条件是叫俺陪他睡觉。俺答应了,每趟来批货都跟他睡一夜,他给俺让些折扣。其实也就三四百块,跟杜明嫖回妓女花的差不离。

    下午六点多,俺到了杜明的店里,因爲提前打过电话,所以杜明已经等着俺了。招唿俺进门,就问:“芳姐,咋样上回带去的猴头菇和枸杞好卖吧”俺笑着说:“好卖!到地方沒几天就出手了!”这时候,杜明手机响了,他一边接电话、一边叫俺坐沙发上,又叫伙计给俺拿汽水。电话好像是说车皮装货的事,接完电话,杜明往俺身边一坐,问:“今天上点啥货这回木耳够肥、核桃榛子也不赖。”因爲俺在火车上弄了那老头两万多块,手里本钱比从前宽绰很多,说:“这回要多上点,比从前多一倍,木耳、银耳、蘑菇都要。”说完,又想起小庄,想给他泡人参酒喝,加了一句:“再来盒人参,俺送人。”杜明一手摸着俺大腿,笑着说:“行呀!发财了买卖越来越大!”俺按住他的手,说:“发啥财,找亲戚借呗。要不然一趟跑下来、也就混个车票吃喝,还不如在家种地呢!”杜明说:“我老是劝你,上海是好地方,你多找些关系,上点人参鹿茸蜂王胶啥的,一盒出去顶你拉一大包袱的。”俺说:“俺在上海才打磙几年,有啥门道!”杜明说:“刚才来电话的是我表弟,叫铁坤。从我这里借了两万块出去,才五六年,现在浙江、福建两个省都有客户,那货都用车皮拉。现在一年少说赚两三百万。”俺土了土舌头,说:“俺一个女人可沒那能耐。”杜明淫笑着,把手往俺腿间更深入,说:“当老板是男的强,可跑业务是女人占便宜。你会不知道”俺怕伙计进来看见,巴拉开他的手,故意说:“俺不知道!”杜明一笑,说:“以前干啥事都讲送礼,烟啊酒啊钱啊啥的,现在不行了,用我表弟的话说,叫送快乐!。啥快乐说白了就是女人和钱一起送,啥门都能炸开,百试百灵,一帆风顺。”俺笑着说:“越说越磕趁了。快点货吧。”杜明哈哈一笑,起身叫伙计给俺拿样品选货打包。

    这回俺批的货很多,心里盘算托运的事,杜明说:“坤子的车皮沒满,咋也能挪个地方给你,我跟他打个招唿,也不要你运费了,经过上海时把你的货放下,你回去自己提就成了。”俺又高性又感激,刚要说声谢谢,杜明的大手已经从后面抓到俺屁股上,凑在俺耳边说:“今天晚上咋办”俺脸上一红,推开杜明,小声说:“哪回不是你响咋办就咋办!俺听你的。”俺和杜明在外面吃过晚饭,回到杜明家里,他自己一个大院,两层小洋楼。

    因爲结了两次婚都离了,所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。他家里很乱,报纸杂志、酒瓶易拉罐、满桌子满地都是,还有俩用完的避孕套扔在床边地上,一个套子上还有血印子。俺看了看,笑着说:“咋叫鸡撞红了。”杜明嘿嘿一笑,说:“啥撞红了。前天晚上搞了个小野鸡,她的小浪屄斗不过我的大鸡巴,叫我给肏流血了。”俺替他一边收拾屋子,一边说:“你就吹吧,俺也沒见你那麽厉害过。”杜明上前拍了拍俺的大屁股蛋子,说:“收拾个啥,快洗澡去,我叫你看看我的厉害不厉害。”俺沒听他话,还是整了整床上的被褥,才脱衣服去洗澡。

    俺洗完澡,啥也沒穿就回屋了,杜明已经光着身子等俺了,正靠在床上一点一点喝着啥。就一小酒杯,黑黑的一杯底,俺问:“你喝啥”杜明淫邪的一笑,说:“补药!好东西,叫“十全神鞭酒”,国家主席也喝不上。虎鞭熊鞭、人参枸杞、好几十味,泡制三十年了。”俺坐在床边,问:“你哪弄来的別是假药,会害死人的。”杜明喝完最后一点,说:“啥假药!我往山里收人参,有个刨参的老药户,儿子娶媳妇沒钱,才把他家里藏了三十年的秘方药酒拿出来卖,呐!

    就是这个十全神鞭酒。一坛子十斤,要了我五万块。”俺一伸舌头,说:“五万块,疯啦!”杜明拉着俺的手摸到他的大鸡巴上,说:“值!现在国家不让打老虎、黑瞎子啥的,这酒早绝种了。我要把他捣卖出去,至少二十万的利润,备不住五十万都能卖的掉。……你来撸撸,等药劲起来了,岗岗的,贼啦厉害了,肏你到明天早上也沒问题。”俺一边听着他吹牛,一边给他撸鸡巴,说:“你干野鸡时也喝了吗”杜明揉着俺的大奶子,笑着说:“可不咋地!这酒每回只能喝一钱,我那回喝多了点,大鸡巴岗岗的硬,木愣愣的,肏的那小野鸡都哭着求我饶命。肏!

    我花了钱的,哪能饶她,肏的小贱货都尿裆了,早晨起来走不动道。”正说着,电话响了,杜明听语音报的是铁坤的号码,这才拿起来听,完事,杜明说:“坤子又加了三百斤山菇,不过车上还有空地,我叫他帮你把货捎过去,我俩吃一个妈的奶长大的,沒说的!”俺很高兴,心想:“就算今天也被肏的流血流尿、走不动道,也要牢牢挂住杜明这条门路。”俺俯身去给杜明舔大鸡巴。杜明呃的一声,说:“好!我睡过的女人里面就你得我的心,要不我也不会这麽关照你。……有个往山东批货的娘们,她姐俩我一起肏,完了给的折扣还沒你多,运货更不管。”俺浪着脸擡头看着杜明,连声说谢谢。杜明说:“谢啥!男人嘛,说来说去,其实就裤裆里这点乐子是真的,你让我快活了,我能不让你高兴吗……你要是小个十岁八岁,我还真想娶你当老婆呢,天天肏!”俺说:“俺现在和你老婆有啥分別!回家就来让你肏,伺候你。”杜明哈哈笑,说:“今天我来伺候你,叫你爽一晚上。”杜明的鸡巴不算大,只能算中等,可是他喝了药酒,沒让俺舔五分锺,药劲就上来了,大鸡巴胀得肥熘熘圆,抓在手里磙磙的烫,血管也绷起老高,大鸡巴眼子瞪着,还真吓唬人。

    俺心里稀罕,握着热鸡巴说:“哎呀妈讶!这家伙,真唬人呢!俺都怕他憋爆了。”杜明也来劲了,啥也不说,拉俺上床,扑倒俺,挺大鸡巴就肏。

俺屄里淫水不多,叫杜明一肏,还真疼了一下子,屄里就像塞进一根刚出炉的炭条,俺唉呀一声,叫:“啥东西呀,是人鸡巴嘛咋像根火炭条滋,烫死俺了。”杜明说:“这才开始,待会看你咋浪呢!”说完,闷头狠肏俺。俺也浪岂来,抱着杜明叫:“俺的妈呀,还真带劲,哎呀!慢点,你要把俺肏穿了啊”杜明淫笑着说:“大鸡巴硬吧肏!正好干你下面那个肥屄,肉唿唿的,肏起来水流不止,真爽死人了。”俺面红耳赤,说:“俺一个大老娘们有啥好玩的。”杜明道:“我还就得意你这老娘们,比肏小婊子来劲。那些婊子屄沒你这个骚。要肏就肏你这种骚屄娘们。”说着,杜明又把俺的两条大腿分开些,让大鸡巴肏的更深。

    俺扭动身子,浪哼哼着,说:“大鸡巴真烫人,火棍子一样,呃!把俺的骚屄都烧煳了。”杜明一边亲着俺的脖子,一边摇动屁股,打斜着左右插,淫笑说:“骚屄娘们。你別急,等我把你这大肥屄给你烤成肉馒头,到时看我再好好吃她!”杜明一口气肏了俺半小时,竟然不泄,俺才知道药酒的药性是真厉害。杜明起来叫俺换姿势,俺翻身跪趴在床上,杜明从俺身后调整好位置,用力抓着俺的大屁股,挺着那根热鸡巴,顶住俺滑不熘丢的浪屄,用力一挺,大鸡巴头子蹭着屄肉塞了进去。俺心里阵阵爽快,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。等到大鸡巴缓缓退后时,俺才嗯呀一声浪叫出来,说:“明哥,你真会肏,不白玩了那麽多婊子。肏俺,快肏俺!往死里肏俺的浪屄。”杜明看着俺的浪模样,老来盡了,大鸡巴肏得俺越来越狠,说:“骚屄娘们,我的大鸡巴怎麽样”俺浪着说:“厉害,真会肏。

    大鸡巴又硬又烫,塞死俺的浪屄了”。

    杜明喝了十全神鞭酒,真像神力护体一样,肏起屄来一下也不停,还越来越凶狠,俺都有点抵挡不住了,屄里泄出一大抛阴精。杜明被俺的阴精一沖,身子一哆嗦,也扑扑的射精了。完了,俺以爲完事了,可一看杜明拔出来的鸡巴,一点沒软,还是岗岗的硬。杜明叫俺翻过来,他将俺弄的沖着右面侧躺,又将俺的左腿提起,用他右手抱着架在肩上,左手摸着俺的大奶子,下面一刻不停的狠肏。

    早晨起来,俺的屄被肏得还真有些肿,贼辣辣、火燎燎的。俺下床走动走动,老难受了。

    俺看看表,已经中午十二点多。杜明沒醒,俺就先穿衣服,等俺都穿好了,杜明才醒过来,问俺:“咋样,我厉害吧!”俺过去,隔着被子在他鸡巴上打了一下,撒娇的说:“你们男人真缺德,就会糟践女人!俺一个老娘们都叫你肏的走不动道,那些小姑娘咋受得了呀!”杜明掀开被子,手里托着鸡巴,说:“我对你还留情呢,你瞅瞅!”俺一看,那大鸡巴直愣愣的还挺着,俺吓得往后一退。

    杜明哈哈大笑,起身下地,说:“別怕,这是尿憋的。你当那酒是仙丹妙药啊,其实喝一钱硬四个小时,现在药性早沒了。”说完,披衣服上厕所去了……杜明晚上肏屄痛快,白天心情就特別好,还请俺吃中午饭,俩人开了个单间,一桌子酒菜四五百块,吃的俺直诈舌头,可杜明却全沒当一回事,笑着跟俺吃喝。

    等酒喝高了,杜明又来了色心,抓着俺的手,把俺拽到他腿上坐下,要跟俺亲嘴。俺怕服务员进来看见,说:“別。叫人看见多不好。”杜明一笑,说:“这单间是我包的,想干啥干啥,我不叫他,他敢进来。”说着,一拉裤链,掏出鸡巴,又淫笑着说:“晚上光肏屄了,你现在给我吹一炮吧。快点,不知咋地,我看见你就特来劲。”俺脸上一红,说:“在这嘛”杜明有点醉,用手巴拉着鸡巴说:“就在这,沒事,快来吧!我都来劲了。”俺不好意思,可又不能得罪杜明,只好蹲到他俩腿当中,扶着半硬不硬的鸡巴开始吞舔。

    杜明舒服的呃了一声,说:“上面喝小酒,下面女人舔鸡巴,妈拉巴子的!

    沒比这个更舒服的了。”说完,喝了杯酒,又看着俺舔鸡巴,说:“跟我上过床的女人我都鼠不过来,连老毛子俄罗斯婊子我都肏过。这里面別看你年纪大,可我还就得意你,只有你在床上真他妈浪,別的娘们都是应付我,惦记我的钱,我看的出来!……我她妈的不是好男人,这我知道!可我还知道啥是黄金换白银,真心对实意!做生意嘛,你对我不玩虚的、我对你就实实在在。”杜明拿硬起来的鸡巴打了俺两下腮梆子,问:“你从我这里往上海批货快两年了吧”俺说:“嗯,有两年了。”杜明又把大鸡巴塞回俺嘴里,说:“我都替你急,守着上海这麽一块好地方,要换我,一年少说赚百十来万!”俺说:“俺沒文化的老娘们,又沒本钱,又是外地人,能混饭吃就不错了。”杜明说:“这就是我要说的,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嘛,送礼啊,送快乐!……別说我的关系都是钱砸出来的,就说当初我表弟只带着两万去浙江,他是咋干的瞅准了杭州顶级酒店的采购经理,一万块买了个沒开苞的女大学生,给经理睡了一星期,睡完了还有一万块礼金,就这麽炸开大门,那经理先付款后提货,头一票坤子就赚了八万。”俺心里想着钞票有些发痒,卖力气的给杜明吃鸡巴。杜明说:“你学着点,你现在的本钱咋也比他那时候足吧可总是往小散户销货,啥时候能熬出头。瞅准了、趟一趟,备不住就成功了。……难道你想你闺女也在山沟里窝一辈子”俺说:“谁想啊,俺也想带她往大城市住去。”杜明说:“就是啊。坤子叫我搬去杭州住,好几次了,可我常年要往山里收货,里面的门路和关系不能交给別人,不然我早就去了,那大城市啥景致,你比我清楚!这山沟能比吗”杜明自己倒了一杯酒,接着说:“我鸡巴上磙过的女人里面就你让我最痛快最顺心,叫肏屄就肏屄,你看,现在叫舔鸡巴就舔鸡巴,换了別的娘们不行,准跟我墨墨叽叽的不乐意,可你就不这样,下去就舔。你实心对我,我看的出来,所以多关照你一些,我也乐意。给你的货都是纸量最好价钱最低的,我表弟拿的都比你贵。……还有火车托运,你自己去一次试试,不叫你等上一个月算我白说,也就是我的关系,送到那就能发货,不叫你耽搁赚钱。”他一番话,俺不知道有几分真假,不过让俺心里觉着热乎,很像个有交情的老情人,而不是用点蝇头小利换俺身子的臭男人。

    下午,俺和杜明回到他的店里,俺的货店里的伙计已经送到了火车站,杜明叫伙计准备铁坤追加的货,又跟俺说:“车皮今天夜里走,到上海你拿到提货单,去提货就行了。”完了,杜明开车送俺去汽车站,路上他说:“快过年了,全国市场需求量都大了,所以坤子过两星期还要走一车,你在上海要缺个啥货,就打个电话电报来,我先批给你,还跟他车皮过去,你回来再付款就行。”俺听了,感动得眼泪汪汪的,差点哭了。杜明一笑,说:“咱们不是一夜就散的妓女和嫖客,咱们可是老交情了,这点方便总能照顾的!再说,你在上海混出头了,我的买卖不也跟着好嘛。”俺心里一阵热乎,不知说啥好了,说:“行!

    等俺混好了,你来上海,俺给你叫上海最好的鸡给你睡。杜明哈哈大笑,点头答应。

    俺在家又陪了闺女一天,跟她讲了很多上海的美景,嘱咐她一定要好好上学,考名牌大学,走出山沟去大城市;还说等她高中放假,带她到上海玩。闺女听了很高兴。转天临走,俺给闺女留下两百块钱,让她买文具用品。完了,告別婆婆和闺女,又回上海了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dage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